图片新闻
协会动态
青企协人物志 | 唐磊:十年蜕变,依旧是逐梦的星空少年
(2018-04-09)
十年蜕变,依旧是逐梦的星空少年……摄于美国犹他州西部 / 唐三石 十年前的某天,好奇懵懂的我第一次打开了霍金的成名作《时间简史》,从大爆炸到黑洞,彻底颠覆了我对宇宙的认识。从那天起,每一次抬头仰望星空,我的感觉就变了。就像《三体》书中的主角,我就是个赤裸裸的孩子,面对宇宙的黑暗森林,充满了好奇和敬畏。 于是,从2008年, 我开始举起手中相机, 拍摄星空。 摄于美国布莱恩峡谷 / 唐三石 一开始也许只是心血来潮,但是当我第一次踏足黑色夜晚的荒野,仰望头顶的银河,我就深深爱上了星空摄影,不能自拔。 仰望星空,摁下快门 一拍,就是十年。 我的第一张星空照片,时间是2008年夏天,美国的亚利桑那州的野外拱门。第一次的体验,直到今天我还记得。 摄于美国亚利桑那州野拱门 / 唐三石 午夜时分,被万籁俱寂的黑暗笼罩,我感觉到有生以来最深刻的恐惧。仿佛身边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。我已经接近了心理崩溃的边缘。这时候,一轮明月从拱门背后缓缓升了起来。一瞬间,温暖的月光普照大地,一切变得如此美丽。我得到了月光的拯救。 那一刻,我明白了为什么远古的人类会崇拜太阳和月亮,因为在远古时代,无边无际的黑暗实在是一件可怕的事物。 每个星空摄影师,都会问自己一个问题, “星星上面有外星人么?” 我认真想过这个问题 我希望有 因为如果没有,那地球就太孤独了。 创作于缅甸蒲甘 / 唐三石霍金办公室里有一段话: “记住要仰望星空,不要低头看脚下, 无论生活多么艰难,都要保持一颗好奇心。” 所以 每一个仰望星空的人, 心里都住着一个孩子。 经过了一年的星空拍摄,我已经习惯了摸黑徒步,甚至是在人迹罕至的荒野。那天在新墨西哥州比斯提荒野,刚刚下过雪,地上浅浅地印着狐狸和野狼的脚印,但是我一点也不害怕。野生动物就像天上的星星,是大自然的生而存在的一部分。 摄于新墨西哥州比斯提荒野 / 唐三石 我默默地行走,穿过漫无边际的荒原,直到手中的火把开始挥舞,驱散雪夜的寒冷。 有些时候不光是要克服孤独,还要面对电闪雷鸣的大自然。当一个又一个的响雷在身边砸下,我开始挣扎在摄影创作和绝境求生之间。 摄于犹他州野外拱门 / 唐三石 电脑中的照片无论多么鲜艳,总会慢慢在审美疲劳中褪色。倒是旅途中的感官体验随着时间,越来越深入骨髓,时常在梦里浮现。那是露水触及肌肤的冰凉;是负重跋涉,肩头的酸楚;又或是四野寂静无声,自己砰砰的心跳声。 这样的感受让我更深刻地感知生命的存在,也许这就是我痴迷于星空的原因。 在这一年,我开始拍摄星轨。 摄于加州莫诺湖 / 唐三石 远星系来的光是在几百万年之前发出的。这样当我们看宇宙时,我们是在看它的过去。 ——斯蒂芬-霍金 长曝光是属于摄影师的魔法。就像我无法理解平行宇宙的复杂性,无法推演量子力学的N多种演算公式,一般人也无法理解为了拍摄一个完美的星轨同心圆,摄影师要付出多少努力,忍受多少寒夜折磨和失败重来。 记得在莫诺湖的那天,气温很低,湿度很大。我驻守在相机边上一个晚上,踩在齐膝的冰冷湖水中。为了瞄准天上的北极星(星轨的圆心),我不得不反复挑战机位和构图,不时就会惊动起湖边蛰伏的乌蝇,扑的我满脸都是。 最“烂漫”的事, 莫过于脸上粘着一把苍蝇,还要抬头去仰望星空。 摄于加州莫诺湖 / 唐三石 摄于吴哥窟崩密列 / 唐三石 摄于吴哥窟 / 唐三石 守护着护城河的九头古兽,屹立千年,脸部轮廓被风化得模糊不堪,双眼依然炯炯有神。供奉破坏神湿婆的石塔已被古树拦腰斩断,仍然气魄不凡,让人唏嘘不已。 摄于吴哥窟 / 唐三石 南城门前,巨大的高棉国王头像高悬着,微笑着,摄影师的影和守夜人的灯彼此交结,若隐若现,谁才是不速之客? 崩密列尔的古堡前,白衣女孩用光影诠释了那一段若真若假的神秘故事。摁下快门的那一瞬间,我仿佛相信了她不是凡人,就是古墓的守护神。 摄于吴哥窟崩密列 / 唐三石 摄于吴哥窟 / 唐三石 记忆中的吴哥窟, 是密室中的虫鸣,森林中的松香, 是夜空中的繁星,古老的传说; 是黑夜中的心跳和浑身湿透的冷汗。 是一段午夜梦中想起来会害怕, 而后偷偷咧嘴笑的回忆。 摄于华盛顿州雷尼尔山脉 / 唐三石 那一年的我,突然喜欢上了户外徒步。一个帐篷一个睡袋,信马由缰,行走天涯。感觉自己化身为古龙小说里的白衣侠客,好不惬意。 摄于华盛顿州雷尼尔山脉 / 唐三石 每次把帐篷支起了的时候,星星就会慢慢地从天幕中显露出来,就像老朋友串门一样,熟悉而亲切。这时候我并不急着拍摄,而是慢悠悠地生上篝火,烤上好吃的肉串,让疲惫了一天的身体放松下来,享受露营的野趣。 摄于华盛顿州雷尼尔山脉 / 唐三石 夜很长, 篝火还旺。 躺在地上睁开眼, 天边有颗很亮的星, 在向我道晚安。 摄于阿拉斯加北极圈内 / 唐三石 摄于阿拉斯加费尔班克斯 / 唐三石 摄于阿拉斯加怀斯曼村 / 唐三石 极光就像河流, 你无法踏入同一条河流, 也无法遇见同一条极光。 摄于阿拉斯加北极圈内 / 唐三石 摄于海南文昌山良村 / 唐三石 这张图片的名字叫《7·18我们在一起》。 2014年海南遭受“威马逊”超级台风袭击。我在第二天晚上来到文昌山良村灾区。由于整个地区断电,我见到了海南岛史上最清澈的银河。天上银河无比璀璨,地上的五代木头祖屋依然屹立不倒,王姓人家手挽手站在烛光中,立誓重建家园。 摄于海南文昌山良村 / 唐三石 这幅画最后参与了赈灾慈善拍卖, 并以7.18万元成交。 善款捐赠给了台风受灾群众。 这是来自星空的力量,星空的爱。 摄于海南文昌山良村 / 唐三石 摄于缅甸蒲甘 / 唐三石 摄于缅甸蒲甘 / 唐三石 摄于新墨西哥州远古涂鸦壁 / 唐三石 很多东西 科学永远无法解释, 比如,第一个仰望星空的人类 眼里的莫名悸动。 摄于加州优胜美地 / 唐三石 摄于加拿大惠斯勒 / 唐三石 星星有时候不在天上它住在每一朵绽开的花儿里 也住在每个人的心里。 去年在纳米比亚, 我和爸爸妈妈拍摄了第一张星空全家福。 摄于纳米比亚箭袋林/ 唐三石 在美国犹他州, 第一次和妈妈在外露营。 摄于犹他州白川露营地/ 唐三石 摄于冰岛黄金圈/ 唐三石 最后,送上一段电影《星际穿越》里安娜.海瑟薇描述宇宙和爱的一段台词。每一次重新阅读,我都会被深深打动。 唯有爱, 可以穿越宇宙, 回到你的身边。 谨以此文,纪念属于我的星空十年。